中国植物新品种保护信息网,提供植物新品种保护、品种审定方面最新信息为核心服务内容的综合性服务网站。网站主要包括:新品种保护行业动态、新品种保护论坛、品种权申请、品种权公告、品种权快速检索、法律法规、品种权交易、案例分析与维权服务、品种审定、国际交流、咨询反馈等栏目。 英文版
设为首页 |  | 联系我们
English
北京中农诚信国际植物品种权代理有限公司,专业代理国内外植物品种权申请、品种权审批加快、品种权诉讼等业务。联系电话:010-51653986,13436382524
 
 

石家庄三农种业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


本站编辑  文章来源:本站  点击数:4506  更新时间:2007-12-17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7)冀民三终字第4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石家庄三农种业有限公司。住所地:无极县南流乡南流村。
法定代表人马振平,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李悦谦,冀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住所地:藁城市廉州路中段。
法定代表人张庆江,该所所长。
委托代理人苏雷,河北三和时代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石家庄三农种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农公司)为与被上诉人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农业研究所)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一案,不服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石民五初字第0010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三农公司董事长马振平、委托代理人李悦谦, 农业研究所委托代理人苏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农业研究所于2002年12月31日向国家农业部门申请品种名称为“藁优9415”小麦新品种权,国家农业部门于2004年3月1日,授予农业研究所“藁优9415”植物新品种权。品种权号为CNA20020288.X。在获得植物新品种权后,农业研究所(甲方)与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乙方)于2006年6月6日签订了“藁优9415”品种合作开发协议书,该协议书中约定:甲方拥有“藁优9415”小麦新品种所有权,甲方授权乙方为河北省除(藁城以外)区域内以定单方式销售“藁优9415”种子唯一开发经销商,日期为2005年6月15日至2007年6月15日。双方互相维护市场,未经授权均为假冒侵权。乙方向甲方交纳品种权转让费35万元整。协议签订后,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给付农业研究所人民币20万元,其余款项未支付。2006年8月4日,三农公司出售给龙泉同拴纪“藁优9415”小麦种子,数量60斤单价1.50元,共计90元人民币。
三农公司在未取得种子生产许可的情况下,擅自生产“藁优9415”小麦种子被石家庄农业局作出了如下行政处罚:1、责令改正;2、罚款2000元;3、没收“藁优9415”小麦种子11300斤。对上述事实三农公司无异议。
原审法院认为,农业研究所是国家有关部门授权的植物新品种“藁优9415”的合法品种权人,在获得授权后与他人进行合作开发不违反法律规定,在品种权受到侵害等事实发生后,作为品种权人有权利主张自己的权利,因此本案农业研究所的主体适格。三农公司在未授权情况下,收购、销售“藁优9415”小麦种子,已经构成了侵害他人植物新品种权。虽然此收购、销售行为已被石家庄市农业部门处以行政处罚,但因此行为造成的民事侵权,农业研究所有权利向三农公司主张停止侵权并获得赔偿,据此,农业研究所要求三农公司赔偿损失的请求予以支持。关于赔偿数额,农业研究所要求赔偿50万元,提供了三农公司被有关部门处罚的11300斤种子,按每公斤1.5元计算,价值8475元。同时农业研究所提交了和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所签合作开发协议书,该协议书约定了由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付给农业研究所费用35万元,在交付20万元后,剩余15万元因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提出该“藁优9415”有侵权事实发生,其剩余15万元未给付。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即“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被侵权人的请求按照被侵权因侵权所受损失或者侵权人因侵权所得利益确定赔偿数额。被侵权人请求按照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等因素,参照该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合理确定赔偿数额。依照前款规定难以确定赔偿数额的,人民法院可以综合考虑侵权的性质、期间、后果、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费的数额、植物新品种实施许可的种类、时间、范围及被侵权人调查、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费用等因素,在50万元以下确定赔偿数额”的规定,以三农公司赔偿农业研究所经济损失158475元为宜。关于农业研究所要求三农公司立即销毁所经营的侵权种子的请求,原审法院认为应将该批侵权种子交由石家庄市农业管理部门处置为宜。农业研究所代理人及其他为制止侵权而支付的合理费用,因农业研究所未提交证据,不予支持。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一款、第二条、第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之规定,遂判决:一、石家庄三农种业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藁优9415”小麦种子行为,已查封的小麦种子交由石家庄市农业管理部门处理;二、石家庄三农种业有限公司赔偿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经济损失158475元;三、驳回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5015元,保全费1020元由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承担10000元,石家庄三农种业有限公司承担6035元。
三农公司不服上诉称:一、一审判决认定农业研究所有诉权是错误的。二、我方的行为没有构成侵权。1、我方具有生产、经营种子的资质;2、燕赵种业的繁殖人员张建伟证实我方代理销售“藁优9415”小麦种子,是经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庆雪同意的,也不构成侵权。三、我方仅销售60斤种子,销售金额仅90元,并没有给农业研究所造成任何损失。一审法院认定因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提出该“藁优9415”有侵权事实发生,故其剩余15万元未给付,缺乏事实依据。剩余15万元转让费未给付,是由于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违约所致。在农业研究所未先向石家庄燕赵种业技术公司主张权利的情况下,认定责任在我方,明显欠妥。四、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判决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第一款规定错误。规避了被上诉人已将诉权和品种权依法转让的有效性;2、一审判决适用《规定》第六条规定错误。将有关部门处罚的11300斤种子的价值8475元,认定农业研究所的损失,无法可依,也不符合《规定》第六条的规定;在适用《规定》第六条时,没有明确使用该条哪一款,属适用法律不明确;适用该条时,没有充分考虑侵权事实是否存在、侵权的性质、期间和后果等,仅仅考虑了转让费的数额;3、一审判决适用《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二)项错误。该两项规定是“停止侵害”和“排除妨碍”,事实上藁优9415小麦种子早被石家庄市农业局没收,已查封的种子是我公司正常经营的种子,法院无权进行判决;4、根据《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赔偿金额不应超过销售额的五倍。根据该条例的有关罚则的规定,即使我方的行为构成侵权,赔偿金额也应掌握在销售额的1—5倍之间,即在90元—450元之间。综上所述,一审判决书的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审判程序违法。故请二审法院依法改判,驳回农业研究所的起诉。
农业研究所未进行书面答辩。
本院二审审理期间,根据双方当事人的诉辩主张,确认本案的争议焦点为:1、农业研究所的主体是否适格?2、三农公司是否构成侵权?3、三农公司如果构成侵权,赔偿数额应如何确定?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查明事实基本属实。
另查明,三农公司销售的“藁优9415”小麦种子已被石家庄市农业局没收,现已停止销售。
本院认为,关于农业研究所的主体是否适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犯植物新品种权纠纷案件具体运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规定》第一条之规定,植物新品种权所有人或者利害关系人认为植物新品种权受到侵犯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本案中但农业研究所作为“藁优9415”植物新品种权的所有人,在其权利受到侵犯时,有权利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故本案中农业研究所的主体适格。三农公司认为农业研究所没有诉权的上诉理由不成立,应予驳回。
关于三农公司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三农公司称其销售“藁优9415”征得了石家庄燕赵种业公司法定代表人李庆学的同意,不构成侵权,有张建伟的证言为证。在本院二审开庭审理时,张建伟出庭作证,称其受石家庄燕赵种业公司的委托生产繁育“藁优9415”小麦种子,由于石家庄燕赵种业公司未能按照约定完全回收,在征得其负责人李庆雪的同意下,销售给三农公司12000斤。对于张建伟证言,农业研究所不予认可。在缺乏其他相关证据对张建伟的证言予以佐证的情况下,本院对该证言不予采信。本院认为三农公司在未经品种权人授权的情况下销售“藁优9415”小麦种子构成侵权。
关于赔偿数额问题,在农业研究所对因侵权所受到的损失及三农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润没有相关证据予以证明的情况下,鉴于三农公司所销售的“藁优9415”小麦种子已被行政机关没收,并给予了行政处罚,本院经过综合考虑本案的侵权情节,认为赔偿15000元比较适当。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石民五初字第00102号民事判决第一、三项。
二、变更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2006)石民五初字第00102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为:。石家庄市三农种业有限公司赔偿河北省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150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付清。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5015元,保全费1020元,由石家庄市三农种业有限公司承担10000元,由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承担603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470元,由石家庄市三农种业有限公司承担2000元,由藁城市农业科学研究所承担147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张守军
代理审判员 冯胜杰
代理审判员 张晓梅


二○○七年十二月一日

书 记 员 樊树辉


上一篇:山东登海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与中宁县种子公司植物新品种侵权纠纷一案
下一篇:河南科泰种业有限公司与河南省农业科学院粮食作物研究所植物新品权纠纷一案
刷新】 【关闭】 【返回顶部

---- 省级区域业务代表 ----

  |天津 | 河北 | 山西 | 内蒙古| 辽宁| 吉林 | 黑龙江 | 上海 | 江苏 | 浙江 | 安徽 | 福建 | 江西 | 山东 | 河南|  湖北 | 湖南 | 广东 | 广西 | 海南 | 四川 | 重庆 | 贵州 | 云南 | 西藏 | 陕西 | 甘肃 | 青海|宁夏|新疆|

 QQ:1204354815  电子邮件:cnpvp@126.com

网络支持:中农诚信国际植物品种权代理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010-51653986,13436382524 

通讯地址:北京市100026信箱211分箱(100026)

  © 2004-2010 Copyrights  中国植物新品种保护信息网

注: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若单位或个人不同意刊载相关信息请与本站联系!


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ICP证041312号